新浪即将私有化?股价应声大涨逾10%,揭秘CEO曹国伟的炒股大计_公司
原标题:新浪即将私有化?股价应声大涨逾10%,揭秘CEO曹国伟的炒股大计 由新浪开启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赴美上市热潮,如今似乎已经走到尾声。 7月6日晚,新浪宣布,公司董事会收到由New Wave MMXV Limited(以下简称New Wave)发出的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 该要约提议以每股41美元现金的价格,收购新浪全部发行在外的普通股,该交易对新浪估值为26.8亿美元。而在两天前,新浪股价仅为36.67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新浪董事会只是收到了New Wave发出的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尚未就如何回应此要约而作出任何决定,不承诺最终将达成私有化交易。 消息公布后,新浪股价大涨。截至收盘,新浪涨幅10.55%,股价报40.54美元,非常接近私有化价格41美元,目前总市值约为26.51亿美元。 曹国伟的资本运作 公开资料显示,New Wave是一家由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控股、注册于英属维京群岛的公司。 公司CEO通过控股子公司回购股份乃至私有化很常见,但曹国伟提出此番以41美元/股、溢价11%的价格回购,似乎表明了决心。 但如果纵观曹国伟任职后的一系列资本操作,不难发现,早在五年前,他早就有了将新浪私有化的打算。 2015年,时任 第一大股东的曹国伟以41.49美元/股的价格,认购新浪公司1100万股新发行的普通股,总价约为27亿人民币。 此举被外界解读为,新浪或将私有化。独立IT评论人洪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曹国伟大笔增持新浪公司股票,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新浪私有化,之后回到国内上市。“曹国伟现在是第一大股东,话语权也是最大的,能够带领小股东一块受益。” 新浪管理层一向喜爱资本运作,财务会计出身的曹国伟则擅长以各种技巧让公司躲避风险。 2005年,盛大陈天桥试图恶意收购新浪,曹国伟抛出“毒丸计划”成功阻击。此后,基本上新浪的重大资本操作一贯由他亲自操刀。 2009年,曹国伟刚出任新浪CEO不久,即以1.8亿美元的价格,购入新浪约9.4%的股份,成为新浪第一大股东,获得公司的实际控制权,解决了此前困扰新浪多年的大股东之争。 据新浪2019年年报显示,曹国伟对新浪持股13.5%,投票权为58.6%,是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 如此精于算计的曹国伟,竟舍得花大价钱,做看似亏本的买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被低估的新浪市值 作为中国首批互联网公司之一,新浪公司旗下核心业务包括门户新浪网站、手机新浪和社交媒体微博。 2000年4月,新浪在纳斯达克股票市场正式挂牌交易,成为中国最早一批赴美上市的科技公司。与同时期的网易、搜狐并称为互联网三剑客。 在经过10年的发展后,新浪股价曾于2011年4月达到147美元的历史高点。但随着门户衰落和新兴的媒体形式崛起,自2018年后,其股价持续下跌,近期则在30-40美元附近徘徊。 而新浪与微博的业务分化,更是直接瓜分了原本不多的美股市场,众所周知,微博目前是新浪最值钱的资产。 2012年底,新浪进行公司架构调整和人事 变动,形成门户与微博两大业务体系并立的局面,并由王高飞出任微博CEO,着手对微博进行商业化。 2014年4月,新浪将彼时风头正劲的微博分拆上市,同样挂牌纳斯达克。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新浪市值甚至低于所持微博股票的价值,截至目前,微博总市值为98亿美元,新浪为26亿美元。 另一个可以印证新浪被美股市场低估的侧面情况是,新浪作为第一大股东持股19.79%的天下秀目前在A股“风生水起”,总市值超过300亿元人民币,约为新浪的1.6倍。 说到底,微博部分资产仍属于新浪、国内知名度也不低,怎到了美股市场却反响平平,曹国伟当然不服。 此前,针对为何多次增持、投资新浪的问题,曹国伟曾回答称,“我们都知道市场变化很快,股票市场的变化随着宏观环境的变化也变得很快,股价会由于各种原因波动,但我的投资就是因为觉得公司长期会有很大的增长潜力。而且,如果你看公司的资产的话,会发现这项投资也不是很贵。” 截至2020年3月31日,新浪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总额为27亿美元,接近曹国伟给出的26.8亿美元报价、高于消息未公开前新浪24亿美元的股市总价。 换句话说,就曹国伟本人而言,私有化新浪的这笔生意并不亏,甚至在回国上市后,新浪还能得到大于24亿美元的重新估值,再捞一笔。 浪潮拍向何方? 由瑞幸暴雷引发的中概股回归潮愈演愈烈,新浪作为首批赴美上市的互联网企业,也随着时代的潮水翻涌归来。 事实上,新浪并非今年第一家收到私有化要约的中概股。此前,58同城 宣布已接受投资财团的私有化协议,投资财团将以每股美国存托股56美元购买58同城 已发行股份。 而相较于网易 选择在香港二次上市,并且市值屡创新高,曹国伟此番选择直接私有化退市,多少令人不解。这意味着新浪如果重新在国内上市,最有可能的选择将是科创板或者创业板。 此外,在剔除微博之后,新浪其他业务似乎没有多少能拿出手的。新闻品类再也没有推出更有影响力的产品,在移动互联网进入直播和短视频时代后,新浪同样慢了半拍。 根据财报,新浪门户业务2019年全年收入仅为4.23亿美元,而亏损高达3.84亿美元,亏损额自2017年开始不断扩大。新浪财经、绿洲等多个分支也只是襁褓中的婴儿,难以扛起复兴重任。 疫情期间,新浪最核心的广告收入再度受到重创。一季度,新浪公司营收4.35亿美元,同比下降8%。其中,广告业务营收3.1亿美元,同比下滑20%;非广告收入1.25亿美元,同比大增44%,非广告收入主要来自新浪金融的贷款业务。 另一方面,随着B站、抖音快手等产品的崛起,商业化变现乏力的微博也遭遇挑战。如果无法改善局面,微博以及新浪的前景恐怕只会更为不乐观。 对于新浪公司来说,私有化不只是旧时代的结束,也是新生。不知深谙资本运作的曹国伟能否带着新浪奔涌入海? 编辑:沈寂 更多资讯请关注公众号:时代周报(Timeweekly) 转载|商务合作|进入读者群 加时代君微信:Time-weekly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