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疫情污名化中国,于法不容–国际–人民网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大盛行。面临千载难逢之世界公共卫生危机,各国本应同舟共济,协作应对,但美国一些反华政客连续抛出针对我国的荒唐论调,妄图将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化、污名化。近来,其他一些国家单个政客和媒体也随美起舞,火上加油,更有甚者,有人开端编造针对我国的“索赔诉讼”,还有非政府安排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所谓的“病毒战”申述,这场由美国故意挑起的针对我国的舆论争、外交兵,大有向法令范畴延伸之势。笔者作为长时间从事世界法研讨的专业人士,觉得有必要从法令视点大声疾呼:借新冠肺炎疫情污名化我国,于法不容。  一  关于疾病或新式病毒的命名,世界卫生安排有明晰、一致适用的法令准则,各国均应严厉遵守。任何将新冠病毒与特定国家或区域挂钩或衔接的言行,不是无知触法,便是明知故犯。  依据对历史上疾病命名的经历教训的深刻反思,尤其是2012年“中东呼吸综合征”和2009年来自北美的“猪流感”命名所发生的巨大负面影响,2015年5月8日,世界卫生安排与世界动物卫生安排和联合国粮农安排一起拟定《病毒命名最佳实践准则》,更新了病毒命名准则,明晰规矩在疾病称号中应防止运用地舆方位、人名、动物或食物种群,触及文明、人口、工业或作业(如军团)和可鼓动过度惊惧的术语。世卫安排进一步解说了更新病毒命名准则的底子原因,即“近年呈现了若干新式人类盛行症,运用‘猪流感’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等称号因对某些团体或许经济部门形成的污名化而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近来,受新冠肺炎疫情污名化逆流的影响,美国社会中对亚裔言语乃至人身攻击的现象激增,是一个最新例子。可见,新病毒命名准则的中心便是要防止病毒或疾病命名的污名化。  依据2015年病毒命名准则和世界公共卫生范畴实践,世卫安排于2020年2月11日宣告,2020年开端全球盛行的新式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将正式被命名为“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其间,“CO”代表英文Corona(冠状),“VI”代表Virus(病毒),“D”代表Disease(疾病),“19”代表疾病发现的年份2019年。与此同时,因为引发该肺炎的冠状病毒与引发非典(SARS)的冠状病毒具有高度亲缘性,该病毒被命名为“SARS—CoV—2”。对此,世卫安排总干事谭德塞明晰表明:“为新疾病命名很重要,它能够防止人们运用其他不精确或带有污名化的姓名。”“咱们想要一个不暗射任何地舆位置、动物、个人或团体的姓名。”世卫安排卫生紧迫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也指出,一向以来咱们传递的信息很明晰,病毒没有国界,不区别种族、肤色和财富,“2009年(H1N1)流感大盛行始于北美,但咱们没有把它称作‘北美流感’。当遇到其他病毒时,咱们选用相同的命名方法,防止同地域联络。”世卫安排对新冠病毒和新冠肺炎的命名,彻底符合世卫安排的病毒命名准则和世界公共卫生实践,科学、合法,被世界社会遍及承受。任何将新冠病毒与一个国家、一个当地联络在一起的言辞均是违法的、不行承受的。  二  与在新冠病毒称号上污名化我国一脉相承的是将本国疫情延伸的职责归咎于我国的所谓“我国职责论”。美多位共和党参众议员揭露兜销“我国职责论”,鼓噪“申述”我国,乃至还打起了我国购买的美国国债的主见,揭露宣称“咱们需求从迫使我国付出新冠病毒给美国形成的担负和本钱开端……总统应该迫使我国减免一大部分美国债款”。美有关政客在新冠肺炎疫情问题上要求我国承当职责的种种言辞,在法令上是彻底站不住脚的。  榜首,世界卫生安排和世界科学界至今未确认新冠病毒的起源地,世界法上也无病毒起源地国家职责的任何规矩。探求病毒的来历很重要,但这项作业有待于科学家们的继续极力,不该该被政治化。即便未来确认了病毒起源地,世界法上既无公约也无先例要求病毒起源地国承当其他国家的抗疫丢失。因为作为自然界的客观存在,病毒没有国界,疫情不分种族,其发生具有偶然性,经由哪一种中心宿主传导至人类也具有偶然性。  从实质上说,突发大规划盛行疾病疫情,归于世界公共卫生事件,在法令上归于“不行抗力”,因此不存在所谓的疫情首发国的“国家职责”问题。例如,在2009年H1N1病毒导致的“猪流感”全球大盛行中,美国被确以为病毒来历地,墨西哥是疫情首发地,美国未要求墨西哥承当补偿职责,其他国家也未要求美国承当补偿职责。新冠肺炎疫情“我国职责论”出笼后,在世界法学界应者寥寥,便是明证。在美国,世界法学者凯特纳教授撰文劝诫说:“别吃力为新冠病毒申述我国了”。  第二,底子就不存在所谓我国政府“隐秘疫情”和“不作为”的客观事实。我国首要陈述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中方一向秉持人类命运一起体理念,本着揭露、通明、负职责情绪,及时发布疫情信息,毫无保留同世卫安排和包含美国在内的世界社会共享防控、医治经历,并极力为各方供给援助。事实上,到2019年12月31日,我国境内共发现27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31日当天中方即向世卫安排作了相关通报;2020年1月7日实验室确以为新式冠状病毒,并取得全基因组序列,1月12日我国向世界社会发布和共享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这些作业得到了世卫安排的高度赞扬,以为我国充沛及时有用地履行了《世界卫生法令》规矩的职责。世界社会遍及公认,中方举动速度之快、规划之大,世所稀有。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中方采纳强有力防控办法,我国人民做出了巨大献身,我国有功无责。  第三,依据世界法,国家职责的发生,在受害国的丢失和职责国的不法行为之间有必要存在因果联络。我国对美国没有施行任何可归因于我国政府的世界不法行为,我国的防疫抗疫行为与美国因疫情大规划爆发或许遭受的丢失之间也没有任何因果联络。  首要,中美之间没有关于公共卫生和突发事件方面的双边公约或协议,因此不存在任何触及双边公约职责的违约形式。其次,尽管依据《世界卫生法令》的相关规矩,缔约国只负有向世卫安排通报疫情的职责,中方仍是及时并继续向美方作了通报。美国最早获悉我国的疫情信息,并一向取得继续的更新信息,彻底有时机采纳有用办法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延伸。但在世界层面,所谓“我国职责论”,无非是美国单个政客的“甩锅”和“推责”之作,能够休矣。  三  在美国政客的鼓噪下,一些心怀叵测的民间安排和律师开端遥遥相对,企图以各种毫无依据的道听途说、歹意推测为由对我国建议诬告滥诉。这是披着法令外衣的政治闹剧,在法令上底子就站不住脚,美国法令界也遍及不看好。  首要,这些所谓的“团体诉讼”,蹭热门,博眼球,污蔑抹黑,逻辑紊乱,在法令上极不专业。剖析在美国法院现有的“团体诉讼”案子的申述文书,美国当事人以所谓恐惧主义破例、商业破例、侵权破例等程序法上的理由,建议美国法院能够对我国政府行使司法统辖权;以所谓实质性支撑恐惧主义、合谋引起美国公民损伤乃至逝世、人身攻击、疏忽大意、波折公共利益、严重危险活动的严厉职责等实体法上的理由,建议我国应该承当补偿职责,看似言之凿凿,但不管在程序法仍是实体法方面,均经不起琢磨。  仅从诉讼程序上看,美国法院就不具有司法统辖权。19世纪中叶起,“国家豁免准则”就已成为公认的世界法准则。一国国家、政府及其产业不受另一国法院的司法统辖和履行。在本案,因为被告并不是一般民事主体,作为外国政府,法院需求首要断定被告是否适用主权豁免准则。两起案子的原告别离建议适用恐惧主义破例、商业破例和侵权破例规矩,可是在法令上均难以建立。  关于恐惧主义破例,美国2016年《反赞助恐惧主义法》规矩:一个国家假如支撑恐惧主义行为且导致美国有关人员的损伤,美国当事人能够在美国法院直接申述这些支撑恐惧主义的国家。因此,只有当外国政府赞助恐惧行为导致美国公民受伤或许逝世时,才构成主权豁免破例。这在本案底子就不存在。在得克萨斯州联邦当地法院的第二起“团体诉讼”案中,原告依据网上流言确定我国“未能维护被制止且不合法的生化武器,对其意外走漏也未能供给充沛维护”,因此需承当巨额补偿职责。这种毫无事实依据的臆断,令人啼笑皆非,怎有或许在法令上构成国家主权豁免的破例?  至于商业破例,在本案也不存在。尽管美国在外国国家及其产业的司法豁免上奉行约束豁免主义,国家豁免仅适用于外国国家主权性的公行为,而不适用于商业性质或私家性质的政府买卖行为,假如外国政府作为相等的民事或商业主体参加商业活动或买卖,因该商业活动或买卖发生的胶葛或许不能享用美国法院的司法统辖豁免,可是,在这两起案子中,被“指控”的我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政府行为无疑归于政府公共办理行为,没有任何商业特点,即便依照约束豁免主义,也彻底适用国家豁免准则;原告与“被告”之间不存在任何基础性的商业买卖联络;我国政府的抗疫行为与美国法院也没有最低极限的联络。这些都不满意约束国家豁免权的商业破例的适用条件。  关于侵权破例,如前所述,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方面,我国对美国没有施行任何世界不法行为,我国的防疫抗疫行为与美国因疫情大规划爆发或许遭受的丢失之间也没有任何因果联络,何来“侵权”职责?  依据主权相等和国家豁免准则,关于任何以我国家或政府为被告的境外诉讼,我均应坚决对立。  新冠病毒仍在全球暴虐,危机前所未有。病毒没有国界,疫情是人类一起的要挟,任何国家都不行能独善其身,唯有团结协作,携手应对,才干战而胜之。将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化、污名化,损坏世界协作气氛,滥诉诬告搅扰抗疫全局,于法不容,是邪道,有必要坚决遏止。  (作者为法学博士、联合国世界法委员会委员、武汉大学世界法研讨所特聘教授)  《 人民日报 》( 2020年04月24日 16 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