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油轮!2000万桶原油在美国加州海上漂荡_网易财经
(原标题:“无处安放”的油轮!2000万桶原油,在美国加州海上漂荡) 受新冠疫情影响,近期石油需求锐减,油价暴跌。而原油生产过剩,又导致贮存空间紧缺。4月22日,有外媒报道称,约30艘油轮载着2000万桶原油,在美国加州海岸漂浮,无处安放(Nowhere to Unload)。截自彭博社相关报道美国加州30多艘油轮海上漂泊无处去据彭博社报道,4月21日,30多艘油轮停在长滩至旧金山湾水域,油轮上载有超过2000万桶原油,约等于全球一日耗油量的20%。负责追踪油轮运输量的Kpler SAS公司表示,如此多原油漂浮在西海岸创下纪录,其中3/4的油轮正在储存原油,意味着它们漂浮在原处已有7日,这同样创下纪录。图片来源:彭博社由于全球石油市场供应严重过剩,近期油价下行压力持续。近期被“负油价”刷屏的你一定知道,国际油价曾于4月21日出现暴跌。加上新冠疫情导致燃料需求暴跌,原油生产过剩,仓储空间成了稀缺品。原油仓库余量所剩无几据环球时报报道,美国官方数据显示,截至4月中旬,位于俄克拉荷马州库欣的原油仓储枢纽共有7600万桶原油容纳量,目前存有约5300万桶,满仓率70%。不过路透社22日报道,美国原油研究院认为政府数据相对老旧,事实上截至上周末库欣可用库存容量只剩下约1600万桶。伍德麦肯锡分析已将库欣剩余仓储空间被装满的预期时间从5月中下旬提前到5月上半月,高盛甚至认为5月第一周剩余仓储空间就会装满。在库欣枢纽拥有原油仓储设施的石化企业包括麦哲伦油气和安桥公司等,他们将仓储容量出租给交易商,一些交易商会进一步转租。在5月WTI原油期货合约交割前,大量买入原油的对冲基金紧急寻找仓储空间而不得。也有消息人士称,尽管5月合约交割前仓储空间并没占满,但仓储空间已被提前出租,已无法临时接收原油。全球最大的港口储罐运营公司——荷兰皇家沃派克公司的首席财务官日前接受彭博社采访表示,该公司可用的原油仓储容量几乎已全部售出,据信其他提供原油仓储服务的企业也面临类似的状况。目前该公司还留有一些正在维护中的仓储空间,待完成维护作业后将立即投放市场。韩国《中央日报》22日称,韩国主要石化企业正面临原油无处存放的窘境。韩国2020年战略石油储备量原计划为36万桶,但今年以来石油进口量已经是原计划的1.8倍。石化企业不但要找地方储存原油,还要储存生产过剩的石化产品,绝大多数储油设施都处于满负荷甚至超负荷状态。韩国最大石化企业SK能源表示,原本设计储量为850万桶的34个超大型储油罐已经储存1200万桶原油。油轮在港外等待卸货,每条船每天的费用为5000万至1亿韩元。海上储油量创新高仓储放不下,许多公司干脆直接将运送原油的油轮当做海上储油槽。换句话说,像美国加州海上这样原油“无处安放”的情况,在全球并非孤例。全球航运巨头Clarksons Platou公司分析师Frode Morkedal,当天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披露,储存在海上的石油已增至近2.5亿桶,全球海上储油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激增。据交通运输部主管的“中国水运报”报道,油运市场与其他市场稍有不同,各国均把石油的供给安全放在重要地位,石油的运输安全也会着重考虑。基于此种背景,一方面,全球主要石油海运进口国均控制自己的油轮船队,包括中国、日本和韩国等国家;另一方面,石油输出国、大型石油生产企业也有稳健输出方面的考虑,也多数锁定基础运量。同样是疫情重击下供需关系失衡,奶农可以倒掉易腐烂、储存成本又高的牛奶。但产油商不可能靠将易变质、无法长期存放、运输和储存成本很高的原油倒进海里来救市。图片来源:中国水运报据外媒报道,交易商纷纷派遣油轮远征寻找最佳的储存地点,造成了一些“奇怪”的航运活动。例如,两艘原计划从印度发往欧洲的柴油类油轮已经改变航线,驶向储存空间更富裕的纽约。目前,原油市场出现正价差的交易情况,期货价格高于现货价格,交易商因此选择储存原油,并将过剩来不及消化的储油移往海上。为此,交易商大量租用超大型油轮(VLCC)来储存低价原油。据媒体报道,目前约有60艘VLCC储存了1.6亿桶原油,创下新高,比2周前的储量又多出1倍。相比之下,4月初仅有25至40艘VLCC被用于海上储油,而2月还不到10艘。海上储油市场上一次出现这样的盛况要追溯到2009年,当时,交易商在海上储存了1亿桶以上的原油。油罐、大型油轮遭疯抢有油轮日租金一度暴涨600%陆上存储能力饱和,更多原油只能存储在海上的油轮中,而这些油轮也将成为浮动油库,从而退出运输市场。这也刺激了油轮市场租船价格的上涨,直接拉升原油运价。据央视财经:中东到远东航线超大型油轮(VLCC)日租金最高增至40万美元,暴涨600%;中东至中国航线的超大型油轮平均日收益由3万美元大幅上涨至25万美元;西非至中国航线,26万吨货量超大型油轮的运价上升幅度超过225%。受此影响,美国股票交易市场中的油轮股,逆势上涨,交易量也普遍大幅提升。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董秀成认为:现在对它来说当然是非常好的一个时候,但是这种局面是不可能长期维持的。因为疫情总要过去,这个恢复常态以后大家还是跟过去一样。还有观点称,尽管油轮运输逆势进入“高光时刻”,但国内外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油市的需求打击不容小觑。在此次减产协议之后,全球炼油厂受疫情影响需求减少,原油储罐也被填满,未来油轮运力会出现过剩,此后的再次恢复过程可能会比较漫长。针对各方都关注的未来油价走势,隆众资讯分析认为,市场对于OPEC+联合减产协议的反响平淡,短期内并未展现利好支撑。不过,沙特再次强调称,实际减产规模可能将达2000万桶/日,但市场仍在观望减产协议的推进情况,表现谨慎。其预计,国际油价将继续承压前行,反弹动力欠佳。中信证券则在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中称,若全球疫情在4月至5月陆续达到高峰,加上5月份OPEC+减产落地,随着需求的恢复,原油市场有望在6月份前后达到平衡。该机构预计,中长期看,油价持续回升的拐点有望在第二季度出现。2020年年底,布伦特原油价格可能会回升至50美元/桶以上。每日经济新闻综合彭博社、环球时报、中国水运报、央视财经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